汇讯观察ㅣ原来各有苦衷 英、美、塞国是在这种背景下思考外汇杠杆问题的

277

作为外汇券商吸引客户的重要卖点,高达千倍甚至无限倍的杠杆诱惑撬动了外汇交易者的欲望的同时,也为他们埋下了可能超出承受能力的风险。

对于此问题,各国监管机构一直格外留意。以当下全球主要零售外汇市场的监管环境看,低杠杆外汇交易将成趋势。

为什么不给高杠杆?

美国——金融危机背景下的去杠杆化结果

2010年,在多德弗兰克法案建立的新金融监管框架下,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对外汇交易的杠杆比例进行了极端限制(最高10:1),虽然曾引发业内激烈反抗,但最终双方还是达成了主要货币对最高50:1和其他货币对20:1的限制结果。

尚未消除的金融危机和日渐增多的过度杠杆化批评,是美国监管方顺势收紧金融衍生品交易监管的主要原因。

英国——脱欧中的利弊权衡

“按照FCA的说法,亏损率过高,需要调整杠杆。实际上,杠杆并不是交易成败的核心方面,关键是投资者能否合理地运用杠杆。客户交易的成败就相当于社会的自然规律,它不是可以人为地去改变的。

如果监管方客观地看待可能会好一些,但目前的这个政策是有些主观了。”

笔者在采访业内人士时曾收获这样的观点。

对于2016年12月6日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管理局(FCA)抛出画风突变的50倍杠杆上限咨询消息,外界深感如同山震。那时英国几家老牌上市外汇券商IG集团、Plus500等也通过暴跌的股价图露出了惊愕之色。

从FCA公布的调查报告看,FCA对日益增多的差价合约和外汇公司,以及高达82%的客户亏损率十分担忧。调整政策主要从客户了解不足,券商交易不够透明两点考虑。

不过,对于已经脱欧,缺乏支柱行业,服务业占GDP比重约50%的英国而言,调杠杆并非小事,由此在横向产业链引发的连锁效应不得不让其慎重掂量。

塞浦路斯——大家长指责下的羸弱小生

这块可以借力畅行欧盟的跳板也是处处掣肘,欧盟新金融法规MiFID II即将生效,要求包括塞国在内的欧盟成员国授权公司必须提前向目标市场国家提交申请及汇报相关代理商公司情况。

而且在2017年5月,塞浦路斯证监会遭欧洲证券及市场管理局(ESMA)再次点名批评,不守欧盟金融法规,存在诸多监管缺陷。

所以一直被诟病的塞国监管,在迫于压力的境况下,已经逐渐对塞浦路斯投资公司(CIFs)加码监管。当然,杠杆问题一定绕不开。

2016年11月30日,塞浦路斯证监会(CySEC)早英国FCA一步对外汇交易杠杆设置50倍的杠杆上限,同时还强调投资公司须实行负余额保护制度。不过,该项调整政策仅停留在通函要求层次,未进入法律层面强制约束。

欧洲各国——极端土耳其风
逼走波兰外汇经纪商XTB和丹麦盛宝银行的土耳其金融规范监督机构土耳其资本市场板块(CMB),在今年2月12日突然宣布将最大外汇杠杆比率降至十比一

土耳其监管方近一年一直对零售外汇市场采取限制措施,今年7月的立法草案还显示,将禁止未获授权的海外外汇券商向土耳其居民提供交易服务。

不过,和同样深受大量投诉案折磨的监管机构比利时FSMA相比,土耳其差一点的扼杀举动还算缓和。比利时已对外汇交易决绝地下达禁令,德国、荷兰、法国、挪威等国处于高度警示待观察状态。

下篇我们将谈到日本、香港、澳洲、俄罗斯国家的外汇杠杆政策,以及目前主流外汇券商对外提供的杠杆水平对比情况。■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对已获授权的媒体、机构、个人,在使用时须注明来源“汇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