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AX专栏》“最后观望”是一种非对称的不公平交易机制

909

QQ图片20170727201454.png

(注:文内文字及图片由LMAX交易所为汇讯网FXShell提供)

早已退出美国市场的外汇经纪商Alpari(US)最近向花旗、法巴、高盛、摩根士丹利、瑞信、苏格兰皇家银行六家银行提出诉讼,指控他们行经常使用“最后观望”机制,拒绝了上亿美元本来可以正常成交的订单。

这种“大卫挑战歌利亚”式(大卫挑战歌利亚 论六大行的“最后观望”诉讼)的诉讼近年在外汇市场经常看到,突显了在这个高度分散和複杂的市场中,实际上存在一种不公平和不透明度的机制——“最后观望”(LastLook)。

“最后观望”起初源于早年口令式下单的交易时代。当时银行以“最后观望”作为风险管理机制以防止一些潜在市场风险发生。随着电子化外汇交易的普及,“最后观望”变成做市商一种控制外汇活动权限和平台操作的法宝。做市商利用这种机制保障自己,免受市场波动和自身科技局限的影响。同时,他们也利用这种机制防止信贷风险(确保客户帐户有足够余额)和延迟性(报价和从多方平台或从不同地域所接收信息之间的延迟),以及进行广泛金融风险管理。

另一方面, 科技进步催生了高频交易(HFT)公司, 他们运作速度很快,经常利用银行错价来获利。具体说,他们利用自己快速改变价格的优势,经常针对一些报价较慢的银行,以延迟报价成交订单再即时以更优价格向市场抛售,这就发展出一种无风险利润模式叫做延迟性套利(latency arbitrage)。于是银行业也顺理成章采用“最后观望”机制来对抗高频交易公司。大家可以想像,有了“最后观望”,银行就可以防止高频交易公司以延迟报价成交订单,因为他们有权随时拒单。可以说,“最后观望”是银行应对商业风险的一种科技解决方案。

有业界人士表示,“最后观望”有助减少点差和增加市场深度, 因为LP在风险敞口减少之下报价会比较进取。问题是这是一个非对称的买卖关系,“最后观望”LP有权随时不接受订单,所谓较优的点差和市场深度其实可能只是似有还无的“海市蜃楼”。

以下是一个简单例子。图中当你觉得一定可以1.3500价格卖出时,“最后观望”LP会因为各种原因而拒单,最后你会以1.3499卖出, 遭遇了1个点的不利滑点。

QQ图片20170727200609.png

QQ图片20170727200631.png

QQ图片20170727200648.png

明显可以看出,这种非对称的买卖关系让银行拥有特别的选择权,选择接受还是不接受订单,以至影响成交质量(成交时间和数量等),相当于控制交易者的执行决定。试问在这种不公平和不透明的外汇市场机制中,交易者对银行的信任度会有多高呢?■

(责任编辑:Milky)

版权声明 :本站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对已获授权的媒体、机构、个人,在使用时须注明来源“汇讯网”
上篇文章千人卷入涉资5亿 深圳首宗外汇平台非法集资案将开庭审理
下篇文章汇讯晚报丨涉资5亿的外汇平台非法集资案将在深开庭;德意志银行上半年净收入同比大增;欧洲央行呼吁各机构遵守外汇全球准则;专栏:最后观望是一种非对称不公平交易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