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到溜(了) “愚蠢”的退欧

239

所有改变世界的事情,无论看上去多么疯狂,都植根于时间的土壤上,就那么无声无息、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5.gif

                                         (《Loving Vincent》图不对文)

2016年6月24日,这注定将是一个被深深刻进历史的日子。这一天,英国退欧了。一开始,所有人都以为公投不过是一场无聊的闹剧,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在谈论退欧会有多么愚蠢,而市场也迫不及待地在公投前就开始了留欧的庆祝。然而,沉默的大多数给了全世界一记响亮的耳光,英国人民默默地做出了所谓“愚蠢”的选择。

作为一名旁观者,整个6月,我写了6篇投行报告,在媒体上发表了7篇不同的文章在讨论这场闹剧。从一开始,我就意识到,英国退欧,这次与众不同。和希腊、塞浦路斯和意大利相比,英国是特别的。希腊们是欧洲一体化的参与者和受益者,而英国却始终是欧洲一体化的旁观者。无论退欧的经济账有多么骇人,地缘政治情感上的分裂注定了英国的退出。

如果一件事情注定要发生,那么,它终会发生。欧债危机和英国退欧,就是这样的必然之事。我们不期而遇的,只不过是它们的“时间到溜(了)”。6月24日下午两点,我坐在广州一个酒店里,面朝窗外的大海,自然而然就想到了一句话,“时间到溜”,这个世界,在压抑了多年之后,终于迎来了变局的时刻。

时间到溜,这又是一首歌的名字。唱它的人,叫吴吞,一个有点另类的民谣歌手,他曾经是中国地下摇滚乐队“舌头”的主唱。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有意思,这个摇滚歌手莫名奇妙唱了这样一首温和的民谣,而它的歌词,似乎就是为2016年6月24日量身定做。

貌似是很平常的一天,“太阳落山的时候下雨了,燕子在屋檐下做了一个窝”,然而,“电视里的新闻说英国有十几万头疯牛,梦见它们都在草地上吃草”。这多像是普通人的一天啊,一切如旧,但新闻里却说英国发生了一些疯狂的事情,就像做梦一样让人不可理喻。也许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世界从这一天开始,已经和过去截然不同。

最令人感慨的是,《时间到溜》这首歌在平静中唱出了一种哲学思辨的味道,“印地安人都从土里面长了出来;风一吹,他们就跳起了舞;学生去上学工人去上班,宠物和机器在街上晒太阳;不管明天刮不刮风下不下雨,小燕子们都要从窝里飞出去;时候已经到溜”。所有改变世界的事情,无论看上去多么疯狂,都植根于时间的土壤上,就那么无声无息、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就像新芽初生一样,英国退欧,只是以一种看似疯狂的方式,拉开了一整个变局的序幕。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着一系列重要的变化:精英也许不再是主导社会变革的关键力量,无论你称之为民主、还是称之为民粹,微观力量正在崛起,草根意识愈发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主流也许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主流,互联网和新媒体的蓬勃发展不断削弱着主流观点的影响力,政要、名流、专家对民智的统治力持续消散,知识不对称、信息不对称带来的“主流霸权”日渐式微,这个世界在思想上真正变得多元起来;理性也许不再是绑架市场的重要利器,理性人越来越回归为一种假设,在一系列隐含假定框架下的所谓理性愈发显示出不接地气的一面,非理性选择反而越来越容易变成一种人性的选择和现实的选择。

思想的变化总是领先于格局的变化。英国退欧真正打开的,是思想的潘多拉魔盒。支撑这个世界像过往那样运转的思维逻辑,已然由于英国人民的意外选择而产生了裂痕。这种变化,就像万物生长一般,改变着世界的未来。也许很快,全球化、区域一体化、有效市场、危机救助这些被视作大势所趋很多年的事情,将被狂躁地塞进文明的抽屉,直到很多年以后才会被翻出来;也许很快,一个或多个地缘政治风险点突然就被引爆,我们刚刚熟悉的二次元生活又被瞬间打回尘世的硝烟之中,文明的冲突再次演化为原始的对抗。

实际上,不是也许,这些变化都正在到来。这恰如燕子终将飞出小窝一样顺理成章。过去8年的金融危机,不断被人为救赎,不断被创造出新的风险链条,不断透支着现有世界运行机制的全部生机,一旦负利率、高债务、大风险积累到一定程度,经济风险必然升级为社会风险和政治风险,并以英国退欧式的集中爆发寻求先破后立。

其实,也不用太过担心。只是“时间到溜”而已,变局会自然产生,稳定也会自然地接踵而至。我们需要的,只是多一点耐心。

本文作者系盘古智库学术委员程实

《中国外汇》杂志官方微信号:china-forex

注:本文来自《中国外汇》,汇讯网已获授权。

版权声明 :本站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对已获授权的媒体、机构、个人,在使用时须注明来源“汇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