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白银运营中心副总经理许源树

2638

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  于2012年12月19日成立的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是海南省政府推进金融产业发展“五个一”重点工程之一,也是海南省政府2012年重点项目。这是海南首个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它的开业是海南资本要素市场建设的重大突破,标志着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从实物交易进入到标准化、电子化、信息化、金融化的新时代。

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由海南农垦集团控股51%,联合海南润德投资有限公司、新湖控股有限公司、海南神农大丰种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企业共同发起设立,注册资本金1亿元人民币。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白银运营中心位于浙江杭州,主要向客户提供白银、铂金和钯金的现货交易和保证金交易等相关服务。《汇商》杂志社有幸采访了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白银运营中心副总经理许源树。

您好许总,非常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抽出宝贵时间接受我们专访。据我们了解,很早以前您就在日本从事外汇期货工作,足迹遍布新加坡、台湾、香港、印尼等东南亚国家及地区,可以说是这行业的老前辈了。您认为中国外汇期货市场与日本等发达国家相比,存在什么样的问题?

许源树:日本在外汇监管方面走的很前,2005年就开始对外汇保证金市场进行真正意义上的监管。(注:关于更多日本外汇市场的信息,请查阅我们特约专栏作者Amy的文章)当前中国在外汇市场方面的开放度还不够,导致整个外汇市场与发达国家成熟相脱节。不过,随着全球金融市场发展,中国在这方面也将逐步放开。比如,近期市场传言有关中国监管机构将允许个人外汇额度再次上调等等。

中国汇率的自由度还是相当高,几年前人民币只能兑换美元,且兑换其他币种还需二次兑换,现在人民币可以直接兑换到多种外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一种开放的迹象。当然,相较发达国家外汇市场,这种开放程度还相当不够。目前外汇行业在中国大陆受到一定限制,但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仍在着手研发外汇相关产品,随着市场的开放,不久的将来也将尝试进军外汇市场。

在经历20多年的发展,中国股票市场发展的相对成熟,尽管在相关配套制度上还不够完善。中国期货方面,经过90年代的整顿,相对而言,期货市场也是一个成熟市场。2000年以来,上海黄金交易所推出黄金和白银交易产品后, 2006年至2008年这两年时间内,中国贵金属市场呈现发展迅速,呈现异常火爆态势,直到2009年天津贵金属交易所的成立。

目前中国贵金属市场产品可谓“五花八门”,且恶性竞争严重。在国家针对贵金属的“37号文件”和“38号文件”出台后,终于看到国家对黄金市场的整顿,这原本以为是好事情,然而,意想不到的是,整顿之后行业竞争严重性进一步加剧,几乎每个月都能听到“商品交易所”成立。在合规合法性上,各个交易所之间形成一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局面。

目前中国监管部门对贵金属这块的监管力度还是相当不足。当下中国监管单位没有一套标准的监管体系,到底谁才有资质去颁发金融牌照,比如广东某贵金属交易所,它的牌照由广东金融信息委员会批准的;青岛某贵金属交易中心是由市政府发放牌照等等。在合法和合规方面,各个地方的标准尚无具体统一。

您能具体谈谈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的情况吗?它的合法性与合规性体现在那里?投资者往往最关心资金安全,海南商品交易中心对客户资金采取何种保障措施?

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是在去年的12月19日正式成立,这是海南省政府推进金融产业发展“五个一”重点工程之一,也是海南省政府2012年重点项目。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是海南省政府批准,海南金融办监管,由国内第三大农垦企业–海南农垦集团牵头,联合上海大新华物流网络有限公司、海南润德投资有限公司、新湖控股有限公司及海南神农大丰种业科技公司等四家股东共同发起成立,注册资金1亿元人民币。通过建设交易所型商品交易中心,初期交易品种主要有天然橡胶、白银和摈榔。

在中国所有交易所里面,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的合法合规性是相当高,是国内少有的,以国有企业为背景的大宗商品交易所。从目前来看,多数交易所都是民企举办的,少有国有企业牵头。作为国有企业,在政策层面上,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受到很多行为上的监管和限制,不可能像小平台或民企一样自由,在每一个运营环节上必须合法合规。

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的资金监管主要采取第三方监管模式,即银证模式。目前建设银行是第三托管结算,客户资金安全度相当高。银行能够为客户提供高效结算服务,对资金全程监管,提供安全、稳定的保障。

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白银运营中心的采取怎样的运营模式?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发展的如何?

在运营模式上,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会员或代理商吸取了天津某贵金属交易所的一点点教训。我们采用省级的概念,即每一个省份发展一个综合类会员,同时该会员可以在本区域内发展二级代理,这避免了会员之间的恶性竞争。同时海商所还实行“区域保护”,即其他省份的会员不可以到另一个省份发展业务。

天津某贵金属交易所在2010年左右发展的如火如荼,短短两年左右时间里,他们发展了200多个会员,一个省份或区域发展数个会员,但这种模式存在一个弊端,那就是会员之间存在很恶意的竞争,导致服务质量每况愈下。

截至目前,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白银运营中心在白银业务上,全国综合类会员发展了8个省份,由于办事处在浙江,主要在南方省份,包括浙江、江苏、福建、广东、河南、湖北、四川及上海;还在洽谈的包括,陕西、江西和山东。此外,截至目前,二级咨询类会员约256家。

我们将全国省份分为三个级别,基本上以每个省份的GDP做比较,分AAA、AA、A三个类别。对于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白银业务扩张来说,并不是这个省份穷还是富,更重要的是你怎么样去经营,怎样避免恶性竞争,引导代理商进入良性经营环境之中。

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成立半年多来,我们可以看到,白银业务在全国范围内迅速扩张,能否透露一下目前的交易总金额、交易量及客户总数吗?

当然可以。我们真正的第一宗交易是在今年的1月25号左右,这也是标志着海商所经营运作开始。我不能说做的很好,但在市场竞争激烈之际,还是可以接受的。我们能够在半年时间内做到4个亿,主要有几个因素:

第一、我们本身的合法性很高;

第二、国有企业背景,多多少少给我们加分;

第三、客户的认可。

我常常和同事说,我们不跟人家比价钱,只比合法合规和服务。在价钱上面,已经没法去比。比如和一些小平台的运作成本相比,这可能是两个概念的,在价格上没有可比性。

就像您所说,当前中国外汇等金融市场缺乏有效的监管体系,很多不正规的小平台横行市场,令投资者蒙受损失,您认为如何才能杜绝这些现象?目前是整顿和规范白银市场的时候吗?

投资者需要提高这方面的安全意识,那才是杜绝不正规平台泛滥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杜绝这种不正规平台需要双管齐下,首先国内制度本身并不完善,包括交易制度、时间等跟国际脱轨,需要进一步完善与建设国内交易平台制度;另外,客户需要提高危机意识,即资金安全方面的意识。我们作为具有国有背景的商人,当然希望现在就规范。然而,国家和我们的角度毕竟是不一样的,国家是从大局出发。其实,国家不规范,白银市场也会越做越烂,越做越没人,为什么?有利益的市场才会有人挤破头进去,竞争太多,利就削薄了,盈利的空间就小了。此外,市场具有一种自然淘汰的功能,只不过这个过程需要数年时间。此前因为市场这块蛋糕太大,每个人都想伸手分一块,现在手多了,手不够快的就分不到了,慢慢就会有人亏损,那么自然就会有人淘汰掉。

在近十年发展的时间里,我们没有看到一个大规模的整顿,当前市场做的相对比较混乱。中国最头痛的东西就是做到最后,整个行业陷入相互削价等恶性竞争,以至于服务和盈利空间缩小。我在2008年和2009年接触比较多的是期货市场,中国很多期货公司都无盈利而言,基本是80%以上在亏损,这也是恶性竞争导致的。

每个行业或多或少会有客户投诉,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又是如何处理客户投诉的呢?

我们相当重视对客户投诉的处理,专门成立了一个合规稽查部门,接受客户投诉。我们的在处理投诉方面很认真,因为所有大问题都是从小问题开始,我们希望问题一出现就把它灭掉,不要让问题扩大化。在投诉途径上,除了综合类会员有投诉电话外,我们也有投诉电话,如果综合类会员处理不当或不理睬,可以直接投诉到我们这里。我们本身是中立的,没有利益冲突,在处理投诉上相对公平。

在很多投资者眼中,中国贵金属交易平台属于一种赌博性质,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贵金属平台是不是一种赌博性质?我常常说道,是不是赌博不在于产品,而在于你个人。站在电梯门口也可以赌,赌电梯门开了,第一个走出来的是男是女,或者赌出来的人是单数还是双数,难道我们要说电梯是一种赌博的工具吗?不是的,是你个人在赌,跟电梯是没有关系的。所以,不是市场的问题。不管是股票、期货还是贵金属,它本身的性质并未让你实施赌博行为。但是,人们要把它当成一种赌博工具又未尝不可以?要赌的话,花样千奇百怪,不一定要跑到金融市场。

那么,我们要教育这些客户,更多的是培养投资者的这种投资意识,让其实施良性的交易行为,从而从中获得一定利润。每一个市场赢的永远是少数,输的是多数,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每个市场都是大部分人输的不清不楚,赢的是一撮人,毕竟精英专业人士永远是少数。

正如您所说,交易平台是不是赌博不在于产品,而在于你个人。这也可以看出良好的投资教育对一个投资者的重要性,它是引导投资者正确投身金融市场的保障基础。那么,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在投资教育这块做的如何呢?

在投资者教育这方面,中国整体比较欠缺,市场需要更多更好的投资教育。当然,这几年金融市场上的理财会很普及,我觉得这是一种很好的现象,保护应该保护的,但每个投资者应该为自己的投资负责任。所以,我们下面的综合类会员跟大学进行了很多合作,比如浙江工商大学和福建厦门大学,我们在那里有一个金融班,大概为期两个月的投资教育课程。当然,大学教授们教授的是一些理论上的东西,我们将配合讲授一些实践性的东西,我想这是一种理论和实际的结合。

很多投资者迷恋模拟账户,认为模拟数个月后就可以了。账户模拟是没有用的,“没有烧到手,你是不知道被烧到有多痛”,你要学驾车不可以坐在副驾驶,你必须勇敢地坐在驾驶席上面,可能开出去会撞车,但你必须勇敢地开出去。这跟投资是一样的道理,你要学会投资,就必须进行投资,你才有办法真正学习到,而不是单单操作模拟盘。

在通胀风险高企背景下,中国民众该如何选择理财产品?尽管“中国大妈抢购黄金”被套牢,您又如何看待这种理财方式?

钱必须选择“用”的途径,只有这样才能产生“钱生钱”的效应。但是,今天的中国,不管是理财还是投资,空间都有限,主要表现在资金不允许外流,国内股票、房地产、银行理财产品等标的,不是理想理财产品,比如交易成本高昂等。如果国家对外汇和贵金属市场整顿好后,对投资者而言,理财或投资渠道将会更加广阔。

中国大妈抢购黄金是一种不可取的行为。中国大妈在买入黄金的同时,并没有考虑如何卖出黄金。买进容易卖出难,卖卖之间存在一个价差,比如加工费等方面。当然,如果作为一个长期投资,也未尝不可以,但实际上并不划算,比如,前几年盛行的纸黄金,买价高出市价。当然,在投资理财渠道太窄环境下,民众面临的选择比较狭窄,这也是无奈之举。反观国外,民众投资渠道要多很多,这些渠道也都是合规合法的。

近十年来,中国民众的理财观念普遍提升,大家都知道钱不运作不会生钱,尤其是当前消费者物价指数(CPI)高企之下,猪肉涨价薪水不涨,这等于民众口袋的钱缩水了。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大家都知道,但如果你要让他去投资,他不知道如何去投资。今天我们的代理商也在理财和交易教育方面下大力气,告诉投资者如何去实施自己的理财规划。

海商所白银运营中心

有很多国外同行称中国交易所发展很快,但产品单一,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是否会和国外金融机构合作,创造新的交易品种?

国外有一个概念,即一个平台里面的产品可以来自不同的交易所,可以说是交易所的一种变相整合,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东西。不过,在中国,我们要考虑很多政策层面上的东西,毕竟中国金融市场开放度有限,要研发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产品很不容易,这不是我们产品单调,而是受到很多限制。

金融有两个东西最重要:第一是人才,金融没有人才做不出来;第二是创新,金融要有创新和点子,必须不断地创新,包括期货,比如新的品种、新的交易时间等。没有创新就难以走下去。中国金融创新可能走的比较慢一点,甚至在抄袭国外的金融产品设计,但不代表中国有一天在金融创新方面走在别人的后面。

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和天津贵金属交易所相比,优势和劣势分别是什么?

我应该这么说,我们不比牌子,因为我们的合法合规性差异不大,没有谁比较强势一点。我们比的是客户交易成本,我们的交易成本大致只有天贵的三分之一到一半左右。同样的产品,你在那里可能需要3000元,到我这里只要1000元,我提供你的东西是一样的,这是我们一个比较大的竞争优势。在资金监管方面差不了多少,天贵是交易所模式,我们是银证模式。当然,天贵的优势是它已经成熟了,牌子做出来了。我们的劣势是运营才刚刚起步,知名度和它无法相比。

在宣传方面,由于国家部际联席会议验收,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在5月10日验收通过,在此之前没有对外做宣传。6月份后,才开始做品牌的第一轮推广,接下来的8月-9月份可能会举办一些客户送礼活动,以及账户模拟大赛,以此扩大品牌宣传力度。

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最近几年有什么规划?目前的困难是什么?

在未来计划上,有几个想法。第一是考虑尝试外汇及金矿石方面的产品;第二是把中国大宗商品现货市场整合,目前中国现货市场很分散,如何对这些市场进行规模化整合是当下探讨的一个议题。同时,还包括整合自由的现货橡胶市场,海南农垦在橡胶产量上,占到全国的60%左右,这是一个优势。

目前遇到的困难,主要有两个方面:第一,我们的知名度还没有打出来;第二,我们具有国有企业背景,在宣传方面受到很大限制。

本篇采访将会刊登在2013年8月份出版的《汇商》杂志上,如需订阅《汇商》杂志,请与我们联系。

版权声明 :本站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对已获授权的媒体、机构、个人,在使用时须注明来源“汇讯网”
上篇文章Alpari RU今年上半年外汇交易量近8000亿美元 为历史最高
下篇文章ZuluTrade下,Currensee上,FinFX与Currensee展开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