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人民币汇率仍是当务之急

351

近一月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走势波动较大。笔者认为,综合考虑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的背景形势,下半年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仍是最优策略。具体来看,这主要是出于如下三点考虑。

第一,美联储加息步伐暂缓,美元走强幅度有限。

5月以来,美联储官员多次发表鹰派言论,使得市场对美联储6月加息的预期不断升温。然而, 5月美国新增非农就业数据远逊预期,使得这一预期被打破。而实际上,在笔者看来,美国并不具备过早加息的条件。

可以说,5月以来美联储官员的鹰派表态重在扭转市场认为美联储年内不会加息的单向预期,本身并不意味着美国已经具备在6月加息的条件。更进一步,从美国当前好坏参半的经济数据来看,美国的经济复苏主要得益于房地产与金融,明显依赖宽松的货币政策,未必能承受过早加息。

笔者预计,今年美联储或加息一次,7-9月则可能是重要加息窗口。前期的美元涨幅已在一定程度上透支了加息预期,因此预计全年美元指数在90-100之间震荡,突破100的可能性不大。这意味着人民币对美元大幅贬值的压力降低,因此,对待人民币汇率无需过于紧张。

第二,前两次人民币大幅贬值的教训仍不应忘记。

去年“8·11汇改”以及去年年底至今年年初,人民币曾经历了两轮贬值,并伴有资本外流的情况。其相似的背景都是美联储加息临近,美元继续走强,而市场预期人民币对美元必然有大幅贬值压力。当前人民币汇率所面临的情况与前两次贬值时的背景有相似之处,应从中汲取经验教训。

而笔者仍然认为,稳定人民币汇率相对于其他应对策略而言是占优选择。例如,与观点认为应使人民币一次性贬值到位,对此,笔者认为,其具有理想化色彩——在实践过程中,汇率波动往往会放大,预期非但不会因为一次性贬值而消退,反而可能使再次贬值的预期更加强烈。而且,中国并非小国开放模型,一次性贬值会引发新兴市场国家跟进,贬值幅度更大,会导致中国汇率政策陷入两难。

另有观点赞成人民币小幅贬值、“且战且退”,对此,笔者认为,这种策略忽略了预期因素的作用。可以看到,岁末年初的人民币小幅贬值持续了一个月,市场恐慌情绪蔓延,进而导致企业、个人竞相换汇,资本大幅流出,12月外汇储备大幅减少1079亿美元,创单月历史新高。幸亏央行及时出手干预,扭转预期,出手稳定汇率。从这个角度来看,这种策略在贬值预期加大之时也不可取。

而重启资本管制的策略在笔者看来更是下下之策。虽然短期内,其效果立竿见影,但隐性负面影响却极为深远,不仅容易打击投资者信心,更容易产生政策反复、改革半途而废的担忧,得不偿失。

因此,综合前两次人民币大幅贬值经验教训,短期内稳定汇率仍是占优策略。

第三,当前我国经济企稳及供给侧改革需要稳定的金融环境。

从国内情况来看,今年中国经济运行同样面临较大挑战,防范金融风险至关重要。金融层面,一方面,前期货币政策偏宽松,一季度新增贷款与社会融资规模均创单季新高,大宗商品价格也有所反弹;另一方面,金融风险有所增加,年初债券违约与取消发行的情况频频出现,甚至违约主体从民企传导到国企、央企,使得投资者避险情绪加大。实体经济层面,在3月经济数据短暂反弹后,4月工业生产、消费、投资等主要经济数据普遍下滑,民间投资数据甚至腰斩,经济企稳承压。

在这种背景下,避免股市、楼市、汇市、债市的风险传导非常重要。此时一旦外汇市场出现大幅波动,将会对当前疲软的经济运行造成更大冲击,甚至可能加剧金融风险的蔓延。同时,考虑当前金融与实体经济运行的诸多矛盾的根源在于结构性问题,需要通过加快国企改革、财税改革、金融改革、户籍改革等供给侧改革措施予以应对,稳定的外在环境更必不可少。

更进一步,考虑到今年9月将召开杭州G20峰会,以及10月人民币正式加入SDR的较好机遇,短期内鼓励海外资本流入国内债券和股票市场,同时维持汇率稳定仍是占优策略。

综上,笔者认为,今年确保汇率稳定仍是当务之急。毕竟避免人民币贬值预期有助于人民币加入SDR后提升国际地位;同时,也能为为防范金融动荡、加速推动供给侧改革和经济企稳创造条件。

《中国外汇》杂志官方微信号:china-forex

注:本文来自《中国外汇》2016年第9期 作者:沈建光(瑞穗证劵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汇讯网已获授权转载此文

版权声明 :本站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对已获授权的媒体、机构、个人,在使用时须注明来源“汇讯网”
上篇文章【每日快讯】6月15日外汇行业资讯一览
下篇文章Invast 5月收益环比同比双双下降 创2年以来新低